2020-09-24 09:10:10

截至目前,有18家上海市国资上市公司筹划资产重组。北京国资改革也迈出新步伐。北京市国资委8月30日宣布,启动首发集团和公联公司合并重组。而现阶段我国财政赤字率和政府负债率水平仍相对较低,财政政策发力有较大空间。宏观调控体系不断健全,宏观调控能力和应对复杂局面的能力明显提高,宏观经济政策仍有空间。未来,央企在军工、通信、基建、能源、化工等领域仍有大量企业存在合并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国资委将全面铺开央企改革试点工作。

“由于政策不明朗,一些已经还本付息困难的企业开始观望,拖欠银行利息,指望能搭上债转股‘便车’、欠债不用还钱。在大型、特大型国有企业中,现在还找不到混合所有制企业改革样本。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央企重组整合案例中,除了惯有的央企整合做“减法”外,新组建的中国航空发动机集团有限公司在央企间的重组整合中罕见地做了一次“加法”。据中国水泥协会统计,去年全国水泥熟料产能约为18.1亿吨,产能利用率仅为67%。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中首次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同时还明确,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资本等交叉融合、相互持股的混合所有制,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文宗瑜告诉《财经》记者,新一轮国企改革中混合所有制改革,主要针对的是国企中的大型、特大型国有企业,全国总计大约有3万多家。三是劳动力转移效应降低,农业部门的劳动生产率与第二、第三产业的差距在不断减小,依靠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提升全要素生产率的空间趋于缩小。四是对外开放外溢效应减弱,我国与发达国家技术水平的差距逐步缩小,引进技术难度不断加大。中粮在国内粮食乃至整个农业领域的这一开创性跨国收购,是典型的国有资本投资行为。在刘兴国看来,当前国有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遭遇的困难较大,必须要借助深化改革来解决当前的困难与挑战,使其能够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在市场竞争中实现生存发展。

“当前,人才管理中行政化、"官本位"倾向较为突出,一些地方和单位简单套用党政领导干部管理办法管人才。这对于国有企业改革来说会产生较大的推动作用。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确实存在改革举措落地不如预期的事实。刘兴国认为,出现这种情况即有政府方面的原因,也有市场方面的原因。部分金融机构对债转股很谨慎。